基因编辑宝宝掀伦理争议,Q&A 一次看

基因编辑宝宝掀伦理争议,Q&A 一次看

基因编辑宝宝诞生的时间或许将超乎各界预期。中国研究人员贺建奎声称创造出全球首见的基因编辑宝宝,踰越大多数科学家认为不应跨越的那条线,震惊科学界。

美联社报导,目前还不清楚他的说法是否为真,以及倘若属实,这对 DNA 据传经改造的双胞胎女婴在成长过程中将面临何种影响。

科学家普遍认为,在实验範畴外修改人类胚胎 DNA,以避免遗传疾病或给予宝宝一些「订製」特徵的作法尚不安全。

美国史丹佛大学(Stanford University)生物伦理学家葛聿利(Henry Greely)形容贺建奎的主张「非常不成熟且极不道德」。

来自深圳的贺建奎说,他为一对双胞胎女婴进行 DNA 改造,使她们未来不会感染爱滋病毒(HIV),此事在科学界引发激烈辩论。几乎没有人天生不会感染爱滋病(AIDS)。

俄勒冈健康与科学大学(OHSU)研究人员米塔利波夫(Shoukhrat Mitalipov)说,以孕期试验的角度来看,「你可能选了一个最糟的基因」,因为它不能解决孩子注定罹病的问题。米塔利波夫说:「现在如何证明这种基因突变能在未来抵抗爱滋病毒?他利用这些宝宝测试他的假设。」

以下是有关贺建奎声称创造基因编辑宝宝和基因编辑的问与答:

什幺是基因编辑?

科学家利用这种技术,修改植物、动物甚至人类的活细胞 DNA。这就像是生物学的剪下贴上程式,Cas9 酵素宛如一把分子剪刀,能剪下一段基因,让科学家进行删除、修改或取代。

如何应用这种技术?

研究人员经常利用实验室里的基因编辑工具,研究细胞或动物疾病,也会修改作物和食用动物的基因,以利生产。

但应用于人体仍在实验阶段。科学家首次进行人体内基因编辑是透过静脉注射,将基因编辑工具注入患者体内,测试能否对抗新陈代谢疾病。其他研究人员正在研究如何利用基因编辑技术,协助镰刀型红血球疾病(SCD)和其他疾病患者修复受损细胞。

上述实验都与贺建奎声称透过基因编辑,以避免双亲将患病基因遗传给孩子大不相同。

贺建奎做了什幺?

贺建奎说,他利用基因编辑工具 CRISPR,替7对夫妇的胚胎修改 CCR5 基因,其中只有一对成功。

经过改造的 CCR5 基因据信能使爱滋病毒难以进入细胞,赋予人体抵抗爱滋病的能力。

当今研发出来的药物,让爱滋病在全球大多数地区不再是绝症,但贺建奎说,选择这种基因是因为爱滋病在中国仍是一大问题。

不过,贺建奎的说法尚未获得其他科学家证实,他如何执行相关作业也引人质疑。

基因编辑宝宝争议为何如此巨大?

修改精卵或胚胎基因意味这些改变将遗传给未来世代,许多人并不同意这类做法。此外,长期的负面影响可能潜伏多年。

「美国国家学院」(National Academies of Sciences, Engineering and Medicine)2017 年说,学习如何修改胚胎基因的实验室研究合乎道德伦理,但科学界还没準备好要让人类基因编辑宝宝诞生。

美国国家学院说,倘若有朝一日获得批准,也应该用于治疗或避免缺乏良好替代办法的疾病。不过批评人士说,贺建奎的宣布替「订製宝宝」敞开大门。

任职遗传学与社会中心(Center for Genetics and Society)的达诺斯基(Marcy Darnovsky)说:「假如这项做法未受挑战,其他无良者很快就会向富裕夫妇提议要为他们的孩子进行基因改良。」

基因编辑宝宝的命运?

目前没有独立的局外人晓得,而这是令科学家心烦意乱的原因之一。

贺建奎说,这对双胞胎女婴其中一人的两条 CCR5 基因都经过修改,另一人只有一条经过编辑。只有一条突变基因者仍可能感染爱滋病毒。

其他科学家检视贺建奎的说法后表示,这项编辑与与天然的 CCR5 突变不完全匹配,而基因是否在每个细胞都发生变化也是一大问题。

有什幺危险?

意外的突变可能伤害而非有助健康。

孕育基因编辑宝宝是否合法?

研究人员能否或可对人类胚胎进行何种编辑取决于个人所在地区。在美国,科学家只能透过私人资助实验胚胎研究,不能使用联邦纳税人缴纳的税金。任何尝试怀孕的举动必须获得美国食品暨药物管理局(FDA)批准,但国会目前甚至禁止审查这类请求。

(译者:刘文瑜;首图来源:pixabay)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