影/千古奇闻!「匾中匾」的真相是….新奇

清朝道光皇帝御匾「圣协时中」竟然匾中有匾。   图/记者陈圣璋摄,2019.06.24

古时犯欺君之罪可是要诛灭九族,台南孔庙大成殿里,近两百年、道光皇帝御赐的「圣协时中」御匾,因台南市文资处委託学者维护,经X光仪器扫描检视,竟在御匾中发现另一块匾;「匾中匾」蔚为奇闻,更引发「欺君罔上」的热议。
 

▲御匾「圣协时中」匾中发现另一匾「天衡保轴」。(图/记者陈圣璋摄,2019.06.24)

负责检视的一贯道天皇学院研发长林仁政表示,由于X光机所使用的感光板面积较小,御匾尺寸较大,需透过拼接拍摄御匾之X光片,并以专业拼接与修图方式,修饰X光片拼接的反光落差,共花2天时间检视,拍摄86张X光片拼接而成。

经过拼接修图赫然发现,「圣协时中」四字底下,竟有「天衡保轴」四字,同层右侧同时有阴刻落款「嘉庆十八年岁次癸酉孟秋穀旦」,左侧则有「钦命按察使衔分巡福建台澎等处兵备道兼提督学政 军功加五级纪录十次糜奇瑜薰沐敬献 糜奇瑜印」等阴刻落款。

林仁政指出,匾板以下原有的旧文字,应是採阴刻方式雕刻文字,为能再利用旧板製作御匾,早期匠师先以灰泥补平后,再将道光皇帝墨宝所雕「圣协时中」文字黏贴于匾板之上;此次检视维修,意外让这隐藏两百年(1823~2019年)的重大文物秘密重现于世。

▲一贯道天皇学院研发长林仁政研判,「匾中匾」应是为节省成本或便宜行事,才採用再製方式。(图/记者陈圣璋摄,2019.06.24)

对于「匾中匾」之因,林仁政研判,清领时期皇帝赐匾,多是将御匾文字传递到福建或台湾后,由地方官员负责找寻工匠打造匾额;极有可能是为节省成本或便宜行事,才採用再製方式。

林仁政强调,首次发现清朝皇帝御匾以旧匾再製,台南孔庙其他7块御匾皆无再製情况。历史上,道光皇帝是出了名的节省,是否道光指示「再利用」,尚待文史学界蒐集更多资料,解开这历史奇案。

▲台南孔庙御匾特展。(图/记者陈圣璋摄,2019.06.24)

据史料记载,糜奇瑜(1762-1827年) 字象舆、号朗峰,是嘉庆3年举人,嘉庆16年(1811年)被任命为福建省台湾兵备道兼督学政,加授按察使衔。他在治理台湾5年期间颇有政绩,据传今台北市内的酉阳街和秀山街,就是当时台民怀念糜奇瑜而以其四川「酉阳州」和「秀山县」原籍所命名。

台南孔庙大成殿里,近两百年、道光皇帝御赐的「圣协时中」御匾,因台南市文资处委託学者维护,经X光仪器扫描检视,竟在御匾中发现另一块匾「匾中匾」蔚为奇闻,更引发「欺君罔上」的热议「匾中匾」应是为节省成本或便宜行事,才採用再製方式

相关推荐